昨天回來的路上, 卉家開始在發燒, 我的一顆心當然也跟溫度計的數字, 成等比級數的成長爬昇, 到晚上時慢慢的感覺左腳腳踝有些痛, 心想應是不小心去扭到了, 也不以為意, 卉家的燒一直沒退, 甚至一度燒到39度, 心裡掙扎著是否需要帶去掛急診, 此時也已將近1點了, 盡量調整的讓他舒服一點, 而小姐此時突然想吃稀飯, 老爸當然是一馬當先的跑到廚房幹活起來, 此時發現左腳的疼痛感又增加了,忙了快二十分鐘後, 小姐很捧場的喝了一小口稀飯湯之後說, 不吃了...好吧!看在妳生病的份上, 等妳好了再痛扁一頓.

漸漸的卉家和媽媽睡著了, 我小心的守在旁邊, 深怕發燒的溫度再上昇, 還好溫度沒有上昇, 而我也在三點左右不支睡著, 沒多久怎麼感覺原本疼痛的地方, 越來越痛, 就在睡著與痛醒的循環中天亮了, 免強起了身, 感覺又累又痛, 此時卉家的燒仍未退, 也顧不得腳上的痛, 先整理東西回媽媽家, 丫頭今天也請了假, 如果晚點還燒的話就要帶去看醫生了, 還好是痛左腳, 不是右腳, 可以開車, 由此得知右腳比左腳重要; 到公司時同事見狀一問, 我也不以為意隨口回答說扭到腳了, 另一位同事說, 看起來像痛風哦!!

矇矇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